>

 

 

欲望炸裂,万不复生。我是布梅生。告别我以后,请想念我。

 

堕长街,此后不复生

  褪变。

 

不见了很多人。这个城市在一夜之间,变成一张白纸。

是我不能说,我看见你了。躲在黑色小轿车的后面,轮胎下有肮脏的泥土。你裹着一张白色皱褶的旧头巾,呆呆的看着正离你不到十米的我。正巧我也看见了你,瘦的跟一只小猫一样的可怜,所以让我一看见你,就忍不住想写你。

在罗城南北战争的时候,我曾捐助过一个黑色的大提琴,不知道您还能记得不。

疯子,走开。士兵提着枪毫不留情的用脚踹走了你。你还在不停的喊叫,如今我想来赎回,我想来赎回。

很多人对你指指点点,你依旧迷茫空洞的望着那个有着你大提琴的地方。好吧,我带你走。我向你伸手,很随意的将你一拉,你比一只兔子还要轻。就这么轻轻巧巧的被我拉了起来,你笑了,有两颗黑黄的牙闪亮着真实的光芒,让我知道你真的是,一个疯子。

 

你在巷子里接过我递给你的肉包,我开始研究你的眼睛。灰暗无光,但你对任何人都轻易露出信任与恳切。我告诉你,这包子是猫肉做的。

带你去租了一间老街上四十平米的小房,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突然又想起了你的大提琴,开始不安的抓着手指,嚷嚷着要出去,要出去。我的性格在夜晚变得特别的暴躁,所以会动手打你,真对不起。

白天一醒来我就开始懊恼的向你道歉,你脸上有青色的瘀痕和斑斑点点的血迹。发现自己下手太重了,于是我决定下楼给你买多几个包子。

可惜我没什么力气能动了,今天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,我差点忘了。我喊你来,花光所有力气在你的背上刻上我的名字,你竟也不觉得疼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了。

你又看着我笑,黑黄的牙黯淡了许多,随后你的舌头突然从嘴里掉下,血溅湿了我一脸。

列子乔

 

列子乔、  
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12页  1篇日志/页 转到: